2000年,「文賢油漆工程行」喊出「從場所出發!」作為號召,集結了多位年輕藝術家之力,開始扮演起一個台灣當代藝術的另類空間。到了2009年,文賢油漆工程行經歷了93個個展、13個聯展、15個主題策劃展、10個跨年度的創作計畫、17個論壇活動,曾經有7位藝術家進駐創作,並計有約180位藝術家的作品曾經在此展出。如此量化的說明方式,並非為了展現某種積極運作的成果或績效,相反地,它突顯了人們在面對台灣各式另類展演空間的慣性展演時,對於展覽牆之外的那些生態脈絡感知的流失與匱乏。

事實上,在「文賢油漆工程行」成為另類藝術展演場所的第五年(2004),我們已經意識到上述的問題,並且試著以藝術家長期進駐創作的方式來回應,近幾年來,我們也嘗試以紀錄片拍攝方式,來述說多年來這些難以被捕捉的藝術生產過程。以某種類似於歷史建構的手法,來強調文賢油漆工程行特有的歷史紋理與空間形構歷程,以及所形成的場所精神,目的是企圖統合那些小自地緣關係的社區生態,大至對應台灣當代另類展演空間的發展脈絡,並將之當作另類展演空間作為一種聲明主體的參照案例。

這樣的努力,讓我們在這十餘年中,由一個單純的藝術展示空間,轉變成為藝術家長期進駐創作的基地,與跨領域藝術家交流的場所。努力的開發藝術群體與社區之間對話的各種可能性,我們不斷嘗試以在地的眼光來創作,並與社區共榮。我們提議的是一種有助於形成整體性的觀照,以及展開外部對話的脈絡式閱讀與創作。

因此,於2010年們邀請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陳愷璜共同策劃國藝會視覺藝術策展專案《 微影像:文賢油漆電影公司 》,延續前述關於脈絡式創作的閱讀與發聲。在這個專案計畫執行的過程中,我們開發出一個更大的藝術創作空間--由社區的鄰居提供了一處約300坪的空間,做為藝文展演活動的延伸腹地,就位於「文賢油漆工程行」在原有空間旁10公尺處。

這讓我們很欣慰,近幾年來我們對於鄰里關係的重視,盡量避免以藝術家向來習慣以自我為中心的方式進行創作,雖然我們充滿創作的慾望,但是身為社區的一份子,我們盡力和緩而節制地分享藝術創作,這樣的在地實踐創造了一種藝術與社區之間的良性對話,並保留了藝術創作在社區中發展的可能性。

此一新的空間二、三十年前原為台南市東區一個著名的釀製醬油之廠房,後來因故閒置了十多年,目前除了作為「文賢油漆工程行」的延伸展覽活動空間,也作為藝術家進駐創作、住宿、座談與相關藝文活動使用,對於此地我們有一個全新的願景,希望它是一個屬於各不同類型、不同領域創作者的交流平台,開放而充滿可能性,為了排除對於所有既有藝文空間概念的想像,所以我們稱它為「豆油間俱樂部」。「文賢油漆工程行」與「豆油間俱樂部」除了作為台南市當代藝術創作者進駐創作之藝術進駐基地,也將朝向社區型藝術聚落的想像邁進。

2010-2011年,我們實驗性的將「豆油間俱樂部」的空間運作交由新生代藝術團體「豆擠咖創作者聯盟」進駐管理,期待全新的實踐能創造出新的可能性,主要成員為王瑞亨、林益群、林佳勳、張晏慈、蘇靖寒。此新興藝術團體組成之成員為近幾年來參與「文賢油漆工程行」的主要年輕世代之成員,在「豆油間俱樂部」草創之初,為主要參與規劃與執行管理之創作者。

2012年原本已經開始執行,由翁廷楷、陳惠菁、王婉婷、林煌迪、陳寬育、楊斯嵐、張嘉良、吳偉安...等跨領域創作者,領域涵括建築、藝術創作、藝術評論、策展、影音紀錄、美術教學與專業古物修護等,新一階段的進駐計畫,卻因為原本贊助空間之房屋所有權人,在該年七月份突然將空間出售,由於使用空間不足以承載龐大的計畫,使本計劃不得不中斷,至此,文賢油漆工程行的「豆油間計畫」暫時告終。

並考量這十三年來台灣整體藝術環境已有極大的變化,相關具有活力之新藝術空間也不斷的出現,在目前的時空狀態中,提供相關專業的藝術展呈之空間也比十多年前多出許多 ,然而體制化的藝術資源,卻也相對的成為創作者的限制。因此,文賢油漆工程行作為一個「展演空間」的角色,也完成了階段性任務;2013年,我們將僅保留文賢油漆工程行原有空間,作為藝術家工作室,並提供藝術家們做非表定的藝術交換平台,以換取更自由的藝術實踐。